您的位置:首页 > 金时期诗词 > 元好问 > 临江仙二二首

临江仙二二首

年代:

作者:元好问

诗词全文:

荷叶荷花何处好,大明湖上新秋。红妆翠盖木兰舟。江山如画里,人物更风流。千里故人千里月,三年孤负欢游。一尊白酒寄离愁。殷勤桥下


阿楚新来都六岁,掌中一捻娇春。诗中有笔画难真。芝香云作朵,鱼细锦为鳞。旧说张门多静女,更和灵照情亲。外家姓庞氏夸谈体遣孔兄*。异时看小妹,林下谢夫人。


今古北邙山下路,黄尘老尽英雄。人生长恨水长东。幽怀谁共语,远目送归鸿。盖世功名将底用,从前错怨天公。浩歌一曲酒千钟。男儿行处是,未要论穷通。


连日湖亭风色好,今朝赏遍东城。主人留客过清明。小桃如欲语,杨柳更多情。为爱暮云芳草句,一杯聊听新声。水流花落叹浮生。故园春更晚,时节已啼莺。


录於于此。谁识虎头峰下客,少时有意功名。清朝无路到公卿。萧萧茅屋下,白发老书生。邂逅对床逢二妙,挥毫落纸堪惊。他年联袂上蓬瀛。春风莲烛影,莫问此时情。自笑此身无定在,风蓬易转孤根。羡君归意满离尊。眼中茅屋兴,稚子已迎门。回首对床灯火处,万山深裹孤村。故人天末赋招魂。新诗凭寄取,憔悴不须论。


明月清风无尽岁,平生老子南楼。阎闾谈笑说封侯。谁能知许事,一笑去来休。旧见辋川图画里,十年孤负欢游。百金早晚得菟裘。与君成二老,来往亦风流。


清晓千门开寿宴,绮罗香绕芳丛。红娇绿软媚芳丛。绣屏金翡翠,锦帐玉芙蓉。珠履争持添岁酒,葡萄酒饮金钟。人生福寿古难逢。好将家庆事,□□□□□。


世故迫人无好况,酒杯今日初拈。昆阳城下酹苍蟾。乾坤悲永夜,笳鼓觉秋严。梦寐玉溪溪上路,竹枝斜出青帘。故人白发未应添。浩歌风露下,相望一掀髯。


世事悠悠天不管,春风花柳争妍。人家寒食尽藏烟。不知何处火,来就客心然。千里故乡千里梦,高城泪眼遥天。时光流转雁飞边。今春看又过,何日是归年。


试上古城城上望,水光天影相涵。都将形胜入高谈。河山君与我,独恨少髯参。造化戏人儿女剧,狙公暮四朝三。百年都合付薰酣。人家谁有酒,吾与典春衫。


谁唤提壶沽美酒,浮生多负欢游。窗明窗暗百年休。凉风催雁过,春水带花流。仰视浮云空自诳,往还岁月悠悠。三山那有凤麟洲。一杯齐物论,千古醉乡侯。


膝上添丁郎小小,*雏彩鹤初匀。书堂合与孟家邻。诵诗琴解□,论学墨沾唇。头玉**眉刷翠,更将秋水为神。看花留待百年春。金鞍南陌上,惊动洛阳人。


夏馆秋林山水窟,家家林影湖光。三年间为一官忙。簿书愁里过,笋蕨梦中香。父老书来招我隐,临流已盖茅堂。白头兄弟共论量。山田寻二顷,他日作桐乡。


邂逅一尊文字饮,春风为洗愁颜。花枝入鬓笑诗班。登临千古意,天澹夕阳间。南去北来行老矣,人生茅屋三间。何人得似谢东山。紫箫明月底,高竹倚风鬟。


杨柳池塘桃李径,华堂寿宴初开。围春翠帷舞风回。东山携妓女,北海整尊*。玉笋轻敲红象板,金荷潋滟传杯。笙歌缭绕宴春台。华山闲日月,□野醉蓬莱。


一段江山英秀气,风流天上星郎。烟花故国五云乡。只知心事在,争问鬓毛苍。千古西陵歌舞地,兴来忘却悲凉。相逢一醉莫停觞。东山看老去,湖海永相忘。


壮岁论交今晚岁,只君知我平生。六年相望若为情。吕安思叔夜,残月配长庚。济上买田堪共隐,嵩云仙季白云兄。风流成二老,林下看升平


紫玉双华相照映,锦儿仍是琼儿。天边谁与慰相思。洗妆无别物,只有断肠诗。水北水南浑一梦,眼中红袖乌丝。春风同是可怜枝。争教歌酒兴,不似洛阳时。


自笑此身无定在,北州又复南州。买田何日遂归休。向来元落落,此去亦悠悠。赤日黄尘三百里,嵩丘几度登楼。故人多在玉溪头。清泉明月晓,高树乱蝉秋。


醉眼纷纷桃李过,雄蜂雌蝶同时。一生心事杏花诗。小桥春寂寞,风雨鬓成丝。天上鸾胶寻不得,直教吹散胭脂。月明千里少姨祠。山中开较晚,应有北阴枝。小桥南北梦幽寻。残醉瞢腾不易禁。一树杏花春寂寞,恶风吹折五更心。


昨日故人留我醉,今朝送客西归。古来相接眼中稀。青衿同舍乐,白首故山违。九万里风安税驾,云鹏悔不卑飞。回头四十七年非。何因松竹底,茅屋老相依。


昨夜半山亭下醉,洼尊今日留题。放船直到淅江西。冰壶天上下,云锦树高低。世上红尘争白日,山中太古熙熙。外人初到故应
© 2011 - 2013 诗词名句